新華網湖北潛江6月11日新媒體專電 題:不設防的農村小學?——湖北潛江浩口第三小劫持人質事件敲響農村學校安全警鐘
  “中國網事”記者黃艷
  每個月底定期安全檢查,此外還有不定期抽查;每天學校4個門衛加2個值班校領導。三個校門6個監控攝像頭。湖北潛江浩口鎮第三小學原以為無虞的安全防線,卻在這個周二的早晨被擊潰。光天化日之下,身著紅色罩衫的歹徒拿著自製的刀、手槍、炸葯和汽油進了教室,威脅師生安全。
  農村學校不設防
  這是個位於浩口鎮邊的農村校園。站在教室里就能看到窗外的田野,整個校園有三個校門,兩個在學校正面,一個在學校後面。這些校門年代已久,上面塗了黃色和白色的油漆,跟城市小學的不鏽鋼電動安全門相差很遠。
  學校正面的“圍牆”是一排比校門要低得多的柵欄,鋼筋都銹舊了,頂端排著一些尖刺。這一排柵欄連一些調皮的學生都攔不住,更不用提來者不善的歹徒了。
  進學校向右的巷子,也是一排“圍牆”。其實也不是圍牆,是比正面柵欄還要低一點的鐵質圍欄,早已生鏽,看上去不是很牢靠。
  學校的教學區、學生宿舍與食堂、大操場中間有一個鐵門。跨過鐵門,拐過一棟平房,就是學校的大食堂。這是一座簡易房,空間很大。一排排藍色的餐桌擺放非常整齊。
  食堂的後面是學校大操場。10日劫持事件發生後,學校師生就是被安排在這裡避險。
  校長龔四明告訴記者,過去,學校與外面的村子交合在一起,都是鄉裡鄉親,多年來都相處得不錯。
  定期安檢 不定期抽檢
  校園安全並非沒有引起當地主管部門和學校的重視。
  龔四明介紹,今年以來,學校成為安全防範的重點區域,每個月底,市裡有關部門都要檢查學校安全,包括建築安全、校門外交通安全、暴恐、食堂安全等等。有的時候,月中還會不定期抽查,“我們學校檢查結果還行,安全防範意識在提高。”龔四明說。
  此外,龔四明介紹,每天學校還安排了兩個校領導值班。三扇校門,聘請了4個保安,都是老年人。每個校門還配了兩個攝像頭,24小時監控。
  記者在一個門衛的值班室看到,1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里,放著一張床、一臺台式電腦,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。電腦桌面上有兩個頁面,是正面一扇小門的兩個監控攝像頭。一位門衛告訴自己,眼睛不太好,就是看到了有人出現在畫面里,也不一定意識到是危險。
  10日下午,記者在這臺電腦上調看了當時的視頻,屏幕分辨率也確實不高,記者看起來都比較費勁。
  嫌犯張澤清是怎麼進入學校?又如何堂而皇之地提著危險品進入教學樓,找到二樓的六年級三班呢?辦案民警表示,目前尚未找到準確線索。
  浩口鎮派出所一民警稱,今年4月底,當地公安部門就已向各中小學及幼兒園下發過通知,稱“我鎮許橋村四組有一張姓男子,年齡在65歲左右,身高1.65米左右,頭髮短,皮膚偏黑,常帶一助聽器,因涉槍涉爆,被刑事處罰過,心生不滿,揚言要報複學校、政府、法院等”。
  這相當於事先有過安全預警,但是仍然沒能將威脅與隱患阻斷在校園之外。
  農村學校的安全不能被忽視
  記者採訪中瞭解到,被劫持的六年級三班學生、12歲的鄭雨桐當時勸說嫌犯,表現出了相當的勇敢和機智。事後,被劫持女教師秦開美告訴記者,其實不止鄭雨桐一個,好幾個學生都在勸老爺爺不要激動。“他們的勇敢、沉著和機智,讓我這個老師感到驕傲。”
  這些可愛的學生大多來自周圍的村莊,他們的童年同樣需要成人世界的呵護與保衛。但是外觀破舊的教學樓、上銹的鐵柵欄、幾個年邁的保安、幾乎開放式的校園卻將他們暴露在潛在的危險當中。
  10日下午臨近放學,學校的門口聚滿了接孩子的家長。村民告訴記者,以前沒這麼多人的,劫持人質事件發生後,家長們開始擔憂孩子們的安全。
  確實,農村學校的安全不應該成為我們忽視的地方。華中師範大學農村問題治理中心博士黃振華長期在農村蹲點調研,對農村教育頗有自己的見地。他告訴記者,浩口三小的劫持事件是農村學校遭遇的極端事件,不會普遍,但是農村學校的安全問題普遍存在的。
  他說,從浩口三小的學生數量、師資以及校園設施來看,還算是農村學校中條件比較好的。更多的農村學校設施更加簡陋、師資更匱乏,存在的安全隱患更大。
  一是,師資短缺,教學都吃緊,何談管理跟進。二是,硬件設施差,壞人進出很方便。三是,人力物力投入不足的情況,也就心有餘而力不足了。
  專家認為,歸根結底是城鄉教育資源配置不均衡,這其中不僅包括師資和物資配備不均,安全意識、管理水平整個都成為教育水平的短板。國家提出教育均衡發展,農村學校的安全不應被忽視,浩口三小的劫持人質事件,以一種極端的方式敲響了警鐘。
創作者介紹

手錶

jg32jgmm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